“开封有个包青天”,为何包公墓却在合肥?

包公包青天是宋朝名臣,以断案大公无私、绝不贪污腐败著称。人们常说包拯面相上有“青天白月”,正代表了包拯给百姓以公道、大公无私的形象。北宋时期冗官冗政,官员贪污腐败的情况在社会上屡见不鲜,但包拯绝不随波逐流,坚持公私分明、廉洁行政。他在职期间,将两百多名贪官污吏拉下马,为逐渐凋敝的北宋贡献绵薄却也不可小视的努力。 民众虽然对他记挂备至,但因为包拯独树一帜的工作方式而记恨他的人也有很多。据传,包拯也担心自己死后被仇家掘了坟墓,遂也决定仿照一些先王弄皇陵的办法,给自己在各地弄了好几个不同的坟墓,用以扰乱别人视线。在出殡前,灵堂里摆上了二十口棺材,这二十口棺材里只有一口装着包拯真正的尸身,不对外公布。随后出殡人马将所有棺材一起拉出去,从七个城门运出,前往不同的城市,同时下葬。 但上面这种说法显然不太靠谱,按照史实记载,包拯如此廉洁贤明,必然不会动辄大量资金为自己准备墓葬,如果需要弄二十多个假坟墓,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都是巨大的。上面的传闻或许来自民间口耳相传,可信度不高。 其实“人在开封,葬在合肥”的说法,捋一捋也十分好理解。包拯是合肥人与他在开封做官不构成冲突,北宋时开封是宋朝国都,是全国的政治经济中心,而合肥那时只是个小小的庐州,两个地方对比起来,全国知名度当然是开封比较高。包拯的两袖清风多普惠于开封百姓,他的故事自然也从开封被传唱开来,所以他成名的起源点不是庐州,这情有可原。 古代人都有着落叶归根的观念,包含人去世后要回到家乡下葬。包拯死后,宋仁宗对此等清官的去世感到十分惋惜,但包拯并不想要厚葬,他唯一的请求是想要回到庐州的家乡,在乡土埋葬自己的尸身,让灵魂得以安息。宋仁宗思索再三,还是答应了包拯的请求,派人护送包拯的棺木一路运回庐州。 所以“开封的包青天”与包拯墓葬在合肥之间是不存在冲突的,歌词中的“开封”写的并不是包拯的出身地,而是他为官行政传出名声的地方,别的地方的人听说了,也本能地将开封与包拯绑定起来。这也解释了包拯为什么不葬在开封,他死后特意回到家乡,以这种形式与家人和故土团聚。包拯虽设有疑墓,但疑墓的数量绝对没有古代担心皇陵被盗的帝王多,在合肥,考古队发掘出包拯的墓葬大大小小共十二座,包含丰富的墓志,成为珍贵的文物与考古资料。